你好,欢迎光临工业油漆网站,我们始终奉行踏实、拼搏、诚信、共赢的企业精神

工业油漆涂料厂家

水性环保油漆生产,防腐工业环保油漆价格

[装房子喷漆哪个油漆好]我买了一房子的家私家电,却没有一个房子装

作者:易秋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0      浏览量:0
​说来说去,从狩猎时代结束以来,人的内

说来说去,从狩猎时代结束以来,人的内心都是在向往安定的。

3 你也要对自己好点吧,这哪像人住的地方

来到一个新的城市,那时,不像现在,遍地都是家私家电齐全的单身公寓,再加上钱包空空,租到的是一间城中村的空房。自己全部打扫一遍,也算干净整洁。

想着工作不稳定,便不太有心思购置家电家私,也把在学生时代全部的生活智慧发扬光大。一间房,最不可缺乏的是什么电器呢,该是空调和热水器。于是,买了一个小小的风扇代替空调,还好夏天并不漫长,也不太炎热,在外奔波的黏腻汗水,回来冲个凉,在风扇下吹吹风,也能心静下来,不再那么燥热不安。而热水器呢,更好解决,直接去楼下的小超市买根烧水棒,叫“热得快”,要冲凉之前,先装上满满一大桶水,插上烧水棒,没一会就可以用上热水了,只是要格外注意安全。

那个时候,所有的家私家电都没有去买,只是简简单单把房子打扫一净,在地板上铺上被子就暂且当床,其它的生活用品和衣物也不用特别收纳,全部卷放在拉来的行李箱。

那份工作并不是很得劲,工作的内容很乏味,工作的环境人不多,却充满着复杂的倾轧,但因为生活的压力,我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卖力上班。顺利过了试用期,我也松了口气,似乎在这个城市稍稍站稳了脚跟,周末加完班回到住处,窗户正对着的是对面一栋楼的墙壁,站在窗前,在这个没有亲戚的城市,我有些茫然,望不到远方。

同一个城市的朋友来了一次,让进门来,自己很习惯地席地而坐,也让他坐下来。他却像受到了极大的冲击,感叹个不停,说着: 你也要对自己好点吧,这哪像人住的地方。

本来自己不曾意识到这个在他眼里“可怜”的境况,因为自己有过心理建设,也逐渐适应了在空荡荡的房子居住生活,因为习惯了,所以不觉得有多苦多差。 当被一个初来乍到的人指出,你就是住得很差的事实时,我差点泪奔,只能强制压抑住心里眼里就要翻腾出来的酸楚,依旧若无其事地叙旧、聊天。

那场相聚,有些不欢而散。他去的一家公司提供员工公寓,家私家电齐全的一间房,所以他并不为租房问题头疼,公寓离公司近,还和小年轻同事住一起,晚上约着吃吃喝喝聚聚,也没有形单影只的寂寥感。所以,他想象中的我,工作后居住的也该是同样一副光景,还有美酒佳肴等待着他,却不料落差这么大。 确实,我甚至拿不出一个杯子来招待他喝水,也没有一把椅子给他坐下休息,他走后,来这个城市一直憋着一口气的我,狠狠地大哭了一场。

@vivian

2 扔扔扔、买买买,最后还是进了二手回收店

山下英子那本《段舍离》风靡时,正是我反其道而行之的时候。

那时,租着一间简陋的房,用着上一任租客留下来的简易家具,满屋子家私都是混搭的颜色和风格,屎黄色的木床,大红色的沙发,黑色的衣柜,等等。看得出来,都是不同租客搬走时候,不方便搬运而留下来的“赠品”。 每天回到住处,总觉得像是走进了一间二手家私杂货铺。

那段时间同时看着《断舍离》的书,和每天涌进来“花千元把租屋改温馨小窝”的各种新闻,光看着一间间老旧小黑屋变成文艺样板间的照片,就不禁心动。于是撸起袖子说干就干,开始扔扔扔、买买买的历程。总觉得断舍离,这针对的是有房人群的概念,买的物质太充裕反而占据了有限的空间,于是就提倡精减,断=不买、不收取不需要的东西,舍=处理掉堆放在家里没用的东西,离=舍弃对物质的迷恋,让自己处于宽敞舒适、自由自在的空间。可是对于什么都缺的租客,反而并不适用。

我扔掉了跛脚的茶几,门垮掉的衣柜,破了洞的大红色沙发,坐上去就摇晃快要散架的床。计划好自己想要居住的房间的风格模样,便开始去逛家居市场。先是买回来典雅风格的床、茶几和沙发,接着买回来色调淡雅的窗帘、地毯和布帘。渐渐地,才觉得这是一个宜居的所在。

考虑着有朋友过来做客,客厅有个电视比较好,于是去买了一台。又时不时逛着家饰店的时候,有看到喜欢的壁画、花瓶时候,想着住处光秃秃的墙壁,也会往回买。再后面就一发不可收拾,各种家电,各种厨房用品,一样样往回买,那几个月基本月工资都被自己败光。但出来的效果自己很满意,住得比较舒适惬意了。

有朋友过来借宿,也能做上几样小菜招待,不枉在这个城市呆了好几年,好歹能够有一点主人的样子了。

但很突然地,几乎不怎么联系的房东最近现身,把这间房卖掉了,告知我的时候也没剩下多少时间去搬家,也因为每天加班,得挤出时间去看房,合适的空房房源太少,匆匆忙忙定下来一间家私家电齐全的新住处,原先购置的这些家私家电却无处可放,只能割爱,要么送人,要么白菜价给二手家私店的老板背走了。

看着昔日精心布置的房子变得面目全非,看着那些亲手挑选的装饰画被当垃圾一样拆下丢到地上,看着自己一件件买回来的家私家电变成了二手店的旧货,特别心酸。 那种送别一样的东西的感觉,很像小时候自己养的狗,因为种种原因父母决定送走它,无论我怎么哭天喊地、撒泼耍赖,它还是在我面前被送走了,我只能眼睁睁地哭着告别它,却没有能力留住它。

@大六子

1 房东,合租对象,吸干了我的行李

有段时间,工作得特别不开心,辞了职,从公司宿舍搬出来,一时没了落脚之处。父母找到了在这座城市的远房亲戚,托他们照顾我一阵子,我便拎着极少的行李,住进了亲戚家的一家客卧